W

Keep it nice,keep it natural.

[柱斑]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.

*例行迟到,阿柱生日快乐.因为某人忘记提醒我了(出来挨打,所以只能拎一篇旧文补档x一定给你补上,新的一岁,也要和阿斑开开心心在一起.

*架空(部分借用加勒比海盗背景、OOC.


01.

上船(看过的(嘘.


[摸]飞跃一光年.

*现PA、久别重逢的老梗、OOC.


01.


“我来为您介绍,这位是刚回国的……”

“谢谢你,桃华。”罕见的不绅士地打断他人。不顾众人脸上浮出的惊讶神情,声音的主人向前迈近一步。笔挺西装、格纹马甲、象牙色衬衫,包裹在三件套下的胸膛隐隐起伏。

 “许久不见了……斑。”

视线齐齐聚集,站在焦点中心的宇智波斑微微偏头,黑发晃动,露出一片侧颈。他静默地看着眼前人,过长的刘海遮隐住瞳仁间一闪而逝的光。

“啊,的确许久不见了,柱间。”

二十八岁,也是会上演旧人重逢的年纪了。


“研究所设在木叶...

[柱斑]FU. 01



*听了一首俏皮的歌,想让阿斑也来皮一下,开心.

01.

“早上好。”

和往常一样,千手柱间踩着时间来到饭厅,向已落座的兄弟打了声招呼。拒绝佣人递来的果汁,在对方意外的目光下,他竖起一根手指,“家里还有挂耳吗?随便什么豆子都可以,我要一杯,谢谢。”

千手扉间分出一丝注意力从笔记本电脑前抬头,看着他的兄长面色无恙地抽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,啪地一声抖开今日晨报。他观察了一会儿,单指勾起茶杯杯柄,平静道,“怎么了,大哥?这么浮躁?”

「您有什么烦心事吗?」

这已经是第七位亲信这样眼含关心地询问他了。

千手柱间盯着夹在指尖的香烟,点燃它。白色烟气从唇间溢出,又在须臾间消散而尽。他缓缓笑了...

[柱斑]今夜はから騒ぎ. 02



*摸一段.

02.

「你该回去了。」

意料之中的,当夜,千手柱间没能得到想要的回答。

虽说已经做好被无视和拒绝的准备,可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,他多少还是有些失落。但他并不准备放弃。

笠日,众人进山游猎。

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尾随在旁,寻了空隙,并肩站在一棵树上。看着大名等人背着弓、骑着马、带着侍从与猎犬,一群人浩浩荡荡涌入森林。那追着狐狸和豚鹿东奔西跑的模样,落在两位忍者眼里,着实有些新奇与好笑。

最后众人齐力猎到了一头熊,欢呼雀跃中,千手柱间转头看向身旁人,然后道,“别不耐烦了,他们回来了。”

被提醒的宇智波斑愣了愣,扬眉,“我,不耐烦?”

尾音微挑,略带一点稚气的鼻音。年轻宇智波像...

[柱斑]今夜はから騒ぎ. 01



*年轻时的一场约会.

*依旧无脑OOC.

01.

对拥有血继之眼的宇智波一族而言,识破伪装、直视万物的本质,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。

弦乐轻奏、茶香缭缭。一众华衣达官显宦间,年轻宇智波抬起双眼,望向对座的将军身后——那人一身劲瘦黑衣,站得笔直,就像一棵松,长发束在脑后,一张似哭非笑的能面遮住了脸,外人窥不到分毫。

但,认出千手柱间不需要依靠血轮眼。

惊蛰,火之国举春宴,邀邻邦共赏春樱。宇智波斑奉家族之命,护卫田之国大名赴宴,直至对方安全离开。

夜深,圆月高挂。

宇智波斑背倚树杆,意兴阑珊地注视着三楼窗内几人的一举一动。庭内的垂枝樱已经到了最美的花期,四散垂下的樱枝被风...

很想皮一下的 但想想还是算了x 拿别人家的孩子来混个更 愚人节快乐哈哈

[柱斑]Hit me. 02

*两章合并.

*时间不够,改天有空再添点.


02.


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曾有过精神结合。尽管这层维系脆弱的如同刚凝结的薄冰,千手柱间却一度为此满足不已。

战场上的每一次交锋,他都能感受心跳搏动的频率随着肾上腺素飙升,他的对手也是一样。那个完美冷酷,被众人畏惧揣测,认为是本世纪第一位黑暗哨兵的男人,因为他的向导素,发了狂。

他们丢弃武器,赤拳肉搏,汗与血迸溅挥洒。四只手臂缠绞在一起,互相角力,僵持间,对面的男人突然伸长脖子,携着血腥的气息,吻住他的嘴唇。

那一瞬间,他才发觉,浓重的硝烟下,吐息间居然全是对方的味道。清晰,令人入迷,如蛛丝融进他的肺叶里。

他们远离战场的中心,胡...


[摸]Ciao amour.


01.


初次见到宇智波斑,是在一个艳阳午后。

年轻小伙穿着一件奶油白T,有点透,微微躬身,蝴蝶骨就扇翅跃起。诺贝松似的支棱长发,让男人看着很想动手系上一条红色缎带,尽管圣诞节还远在半年之后。

他正专心致志地画着什么,手边放了一杯拿铁,玻璃杯,奶泡像一块残缺唇印贴在杯沿,还有一只淋了巧克力糖浆被咬了几口的可颂。

男人靠着椅背,食指轻轻摩挲下唇,他猜年轻人的画纸上有个女人,比如音乐喷泉那裙摆摇曳起来像朵白色海芋的红发女孩,也可能是只小狗,就像邻桌那只毛绒约克夏,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张没有主角的街景画。

空气里飘散...

[柱斑]春日迟.

01.


阳光穿透云霾,风吹走苦与痛,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大地上探出了莹绿色的芽。战争结束时,忍界迎来了新一季春天。

一场奇迹,让秽土转生的先辈皆从黄土复生,然而在这个令所有木叶居民都欢欣不已的惊喜里,有一处不完美,那就是宇智波斑也复活了。
重生后,宇智波斑回到了族地。生前的旧居早被时光洪流碾成碎石瓦砾,他便寻了僻静一处,用木遁新建了一间房子,独自而居。

每日晨起洗漱后,徒步去墓园祭奠父母与兄弟,待日暮才归家。虽然一举一动都被人时时刻刻地监视,但他却仿若不知,日子过的算是前所未有的懒散随意。 


要保下四战重战犯并不是一件容易事...

来不及了 先来个吃糕糕的寿星 斑生日快乐呀

1 / 5

© W | Powered by LOFTER